何诚介番外

何诚介放权给儿子以后便不再管公司事情,整日里便是钓鱼弄花,空了与老友约着打牌。

赢钱了他便同过去一样,买了女儿爱吃的东西回家,不过现在又有了儿孙,于是又添了女孩爱的娃娃,男孩爱的小车或是积木。

有时他也会感慨时光飞逝,明明昨天好像才偷渡来港的,现在却已是做了祖父的年纪。

林先生笑他就是太闲,若重新回了安元上班,绝对没空想这些。

其实是不对的,他也会想,只是空了时候想。年纪越大,也越会去想过去年轻时候的事情。

他最对不起的是林兰芝,让那样好的女人跟着他受苦遭罪。

那时住的地方真小,最多十几平米的。他工作回家,林兰芝给他煮面。

味道不好,有时很咸,有时很甜。但何诚介吃在嘴里都是好吃的,他大口大口地吃,妻子含笑坐在灯光下柔柔地望着他。

明明那时想的是有钱了,一定要对林兰芝很好,非常好。可为什么到最后会变成那样呢?

他是穷怕了,忽然成了所谓的富豪,外界的追捧赞美令他昏头昏脑,他想竭力去摆脱过去那个穷印子,融入光鲜亮丽的上流。

林兰芝的死如泼了一盆凉水,彻底浇醒了他,可是悔恨无用,迟来的深情比草贱,他身边只剩下女儿了。

年纪好小的,怯生生地含着眼泪问他妈妈去哪了。

林林。

何林曼,这名字里含着他与妻子的姓,即便初始的名字并不是这样,但不妨碍现在的,这个寄托着他与妻子所有感情的孩子,在数年前,一个雨夜,成为了他们的女儿。

何诚介开始并没有很喜欢的,他是自私的,心里也只有自己的孩子。

可林兰芝很爱她,将那孩子当命似的护着,一点不舒服便急得掉眼泪。

好娇气。

何诚介这样想着,怀里抱着的女儿软绵绵的,闭着眼在睡,小小的手上还贴着医用胶布,偶尔醒来,细声喊一句爸爸,妈妈的。

其实也好,家里多了个孩子,一切都不一样了,做事也更有盼头了。

而这孩子真的好乖,说什么都听的。

可唯独有次,他被追债的摁地上打,刀架脖子了,可那孩子却哭着从卧室跑出来,话又说不利索,身子在抖,可不住地在说不要打爸爸。

女儿每每路过商店,便扭过脸不看。何诚介开始不懂,问她怎么了,孩子不说,问多了,才轻声道:“只要看不见了,就不会想吃东西了呀。”

“可是你想吃就可以吃啊,爸爸赚钱就是给林林用的,你想吃什么都可以。”

何诚介蹲下来,女儿有些懵懵的,像是在消化着他说得话里的意思。

“可是我们很穷,我们没有钱。爸爸,那个包装颜色好多的饼干是什么味的?helen说是我一辈子也吃不到的东西,为什么呢?那个很贵吗?”

她什么也不懂,皱着小小的眉毛问她的父亲,在孩子的眼里,饼干难道不都是一样的吗?

“爸爸也没吃过,不过爸爸保证,林林肯定能吃到的,爸爸会想办法,好不好?以后什么都会有的,不止是饼干。”

他好早知道人生来就已经有分等级了,贫富便是标尺。他是穷的,生在底层,可是他的孩子不行,为了妻儿的日后,他无论如何都要拼出一条路来!

林兰芝去世前只交代了他两件事,找到儿子,照顾好女儿,别让她走自己的老路。

他照做了,把愧疚尽数花在女儿身上,即便都说何林曼脾气差,可何诚介一日觉得他女儿好好的。

爱笑,会喊他爸爸,受委屈了会哭,会拉着阿财在港城乱转,会抱着林兰芝的照片说想她。

何诚介从没对女儿有任何要求,若一定有,那就是健康,爱惜自己的身体。

儿子也很好的,能力强,虽然不爱说话,可何诚介知道,有些事情并不是非要表达出来的。高茜也是的,大陆那边的公司交给她,何诚介也放心。

三个孩子都好好的,这就很好了。

可能到一定时候了,会有感觉的,在临走前的那端日子里,他频繁地梦见林兰芝,更有死去好几年前的父母,也有年少时在老家游手好闲的时光。

何林曼在哭,眼圈红红的何诚介觉得好笑,粗糙的手指抹掉她的眼泪,“你哭什么,爸爸还在啊。”

“我很怕。”

“怕什么呢,生老病死,在所难免啊。爸爸年纪已经大了,不可能一直都这样躺床吧,那样没意义的。林林,生死是我们所有人都要经历的,新旧交替,这样才不会乱。”

“可是我不想,爸爸,我不要,爸爸,你再多陪陪我好不好,我不想,我真的不想……”

眼泪止不住,她伏在父亲的病榻前啜泣,而何诚介耐心地拍着她的背,像过去一样。

“爸爸永远都是爸爸,无论任何时候,都是你的爸爸,不会变的,为什么要怕呢,我只是以另一个形式生活在你们的身边,只要你没有忘记我,那我就还在啊。你要听话,爸爸给你的卡,你别给martin知道,做人要给自己留后路,你别傻傻什么都告诉他,万一他要害你怎么办!爸爸以后不在了,你切莫要再像从前那样胡闹了,知道没?你这样我怎么放心走啊,你以后能照顾好自己吗?”

何诚介也终于红了眼圈,他后悔把女儿养得太娇,事事都离不得人。

“我会的,我一定会的。”

“那就好,东西你要收好,如果,如果有天martin变心欺负你了,你找,叶家……寒仔也可以的,爸爸都交代好了,你别怕。”

可是他还是不放心的,任何人都不放心,他这女儿实在什么都不懂,但凡何淮安起了一点念头,渣都啃没了。

他忽然看见年轻时候的自己牵着林兰芝在公园散步,他们在教堂,没有亲人好友的祝福下,许下今世来生的诺言。可最后的一切,都被何诚介自己打碎,他背叛了婚姻,更抹杀了那个年轻时候的自己。

何诚介的神志开始恍惚,记忆也七零八乱,一会说要给何林曼买糖,一会说何淮安已经找到了,明天就接回家。

最后,他忽然拽着何林曼的手,焦急地告诉女儿,“爸爸会给你找最好的男人结婚,绝不会让他欺负你。你要擦亮眼,别找爸爸这样的……我好对不起你啊,是我负你——”

如果真有来世,别再见了,他配不上林兰芝的。

最新小说: 恶毒真千金女配重生后(重生NP) 流光(姐弟骨科) 龙与千金大小姐的旅行 养娇夫之后(穿越1v1) 在耽美文里为了不OOC苟且偷生 BG 自欺欺人【百合 abo】 隐秘(破镜重圆 1V1 H) 绯闻俱乐部III(收养、年上) 觊觎已久(纯百) 空壳 无限流解说上岗后 小少爷,我捡破烂养你啊 雾后之狼 所有人都以为我的宗门深不可测 家养小精灵 基建从位面杂货铺开始 转职归来我封神了[全息] 永恒超人 女性瘾者 (恋与深空) 爱玛的私密生活(西曼高H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