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篇上

求婚是在某个普通的清晨,小叔专门在她大学附近买的公寓里。

昨晚他们刚解锁了一个新的姿势,江胥莫名跟打了鸡血一样做得凶猛又莽撞,难得像个初尝情欲的毛头小子。

得亏她韧带不错,还是抗住了,被翻来覆去狠吃了一通,最后被男人抱在怀里一下又一下吻着额头鼻尖嘴唇,好半晌都不撒手。

陆淼淼感觉到浓厚的爱意,简直要溺毙在他的温柔里。

迷迷糊糊醒来,她懒懒地揉眼,发现江胥背对着她坐在床边望着窗外。

男人赤着上身,肌肉纹理流畅,一缕细薄的阳光洒在在蜜色的肌肤上,显得格外性感。

她伸了个懒腰,歪着头哼唧唧地叫他:“小叔,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啦?”

江胥顿了顿,回过头来,眼眸深深地盯着她。

然后陆淼淼莫名发觉小叔竟然在紧张!

男人嘴唇动了动,感觉自己就像年久失修的机器身体僵直。虽然在脑子里模拟演练了几百次,但真正到了这一刻他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。

陆淼淼若有所觉,心跳骤然加速,抱着被子缓缓坐起来,大眼睛波光粼粼的,仿佛含着水。

她咬着唇望着他,喃喃:“小叔……”

这一声让江胥回神,他瞧着小姑娘呆呆的样子,像是重新启动的机关,再次掌握了主动权。他微微勾了勾唇,柔声道:“发现了么?”

男人单膝跪地,举起一个红丝绒小礼盒,目光凝视着她,仿佛从来只看得见她一人。

“虽然有博取同情的嫌疑,但我还是想说,”江胥淡淡一笑,捏捏汗湿的手心,“前几天就开始紧张了,一直等着这一刻。”

“嫁给我,淼淼。”

又是普普通通工作的一天,小丁低头打了个哈欠,又面带微笑地抬起脸,给面前的即将登记的新婚夫妇认真讲解。

见惯了来登记结婚的男女黏黏糊糊的虐死单身狗的模样,也见惯了处在离婚边缘的夫妻,或者面色冷漠或者互相指责的模样。

对于小丁来说,或许刚工作的时候还对爱情抱有什么美好期待,现在只觉得一切都是浮云,不如昨晚熬夜看的小甜剧吸引人。

蓦地她注意到坐在一边等候的一对男女。

实在是他们的相貌太出众了,尤其是男方,英俊的面容上带着温柔的笑意,一身西装革履非常有霸总范儿。

女孩儿长得娇俏甜美,此刻乖乖挽着男人的手臂,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,水润的小嘴不停说着什么。

男人耐心地看着她认真聆听,眼睛都不眨,时不时点头附和,过了一会儿又打开瓶盖把水递过去。

这是一对甜蜜的璧人,显然是来领证的。也很显然,男人仿佛整颗心都落在自己女友身上了。

小丁忍不住会心一笑。

好吧,其实有时候吃狗粮还是不错的,现实版的小甜剧也很美好,至少现在她的心里软烂成一摊水啦。

最新小说: 爱囚(H) 陶之夭夭 (母子) 丛林法则(破镜梗) 春日失控(校园,寄养,1V1) 今夜起 男人婆和娘娘腔 人渣反派洗白系统 A装O是要做校花的 刺客禁止谈恋爱 白月光他总以为自己是路人甲 我标记了一处地点 殿下他又A又美 逃不过将军的炙热 大佬媳妇是奇葩 成为反派,并向渣男挥剑 武道霸主 伯恩的身份(谍影重重) 烦恼人生 她的城 所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