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17章 两不得

洛神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肚子,鲜血已经开始流淌,她缓缓抬起头,看向韩谦,眼中没有不解,只有浓浓的失望。

此时的韩谦没时间搭理洛神,对着门口进来之后喊道。

“柳太监,收拾残局。”

随后韩谦顺着林纵横跳出的窗户飞了出去,二楼的也就三四米高,这个高度没什么危险,柳笙歌弯腰捡起地上的枪冲到了窗户前,大声喊道。

“枪!”

话落把枪丢给了韩谦,随后转身看着呆滞的温暖,又看了一眼洛神,柳笙歌叹了口气,脱下西装披在温暖的身上,淡淡道。

“你知道我情况的,走吧,别管这个女人的死活了。”

温暖缓缓转过头,她的目光空洞,柳笙歌拉着温暖走到门口,随后一拳砸在墙上,低声咒骂了一句。

“骂了比的,你死了我以后和谁吵架去?”

转身走到洛神身前,把这个女人抱在怀里,柳笙歌低声道。

“我活了三十多年只这么抱过我老婆,让你这臭婊子捡便宜了。”

柳笙歌抱着洛神急匆匆下了楼,已经到一楼的时候对着还楞在二楼的温暖怒吼道。

“你想你妈呢?走啊!”

温暖失魂落魄的跟着走下了楼,她脑海里回荡着韩谦的那句话。

我带洛神走!

树林里,韩谦满腔怒火的追着林纵横,今天破例,比杀他。

随后苏亮和冯伦看到了奇怪的一幕,林纵横在远处跑过,仰头大笑,在苏亮愣神儿的时候,冯伦突然动手,张嘴咬在了苏亮的伤口,苏亮疼的骂娘,随后一记枪托砸在冯伦的头上,转身对着冯伦就是一顿乱踩,发泄够了,苏亮抓着冯伦的衣领,低沉道。

“跪···”

“亮?”

韩谦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他以为苏亮会输,但没想到他竟然把冯伦收拾的这么惨,苏亮转过头对着韩谦挥手道。

“继续追,往南边跑了。”

话落告诉冯伦。

“跪好了,不然我用霰弹枪给你**!”

冯伦咬牙瞪着苏亮,当苏亮拿起霰弹枪的时候,冯伦怕了,乖乖跪好,苏亮落座后对着韩谦挥挥手。

“追啊!看我干啥?”

“哦,好好好好。”

韩谦想不明白,苏亮收拾了冯伦?滨海所有人都害怕的冯伦被他当做椅子坐在屁股下面?我他妈的,早知道让苏亮收拾他就好了,哪还有今天的事儿了?

柳笙歌的电话打给曲乐笛,让她马上开船来菊花岛接他,带着医护人员,洛神这个臭婊子要死了,此时曲乐笛就在衙门口儿打听自家大少爷的位置,挂了电话后,老古皱眉道。

“柳笙歌在哪?”

曲乐笛有些迟疑,老古再道。

“不说我回京城第一个收拾你家二公子。”

“在菊花岛,洛神要死了。”

“胡闹!”

老古起身拿出电话打给秦耀祖,怒吼道。

“带着你的人和医护马上去菊花岛!现在立刻马上!”

终于找到了位置,秦耀祖立马调动滨县衙门口儿准备船只,躲在衙门口儿的童谣听到了老古的低吼,悄悄的离开衙门口儿消失在了黑夜中,要回去报信儿了。

树林里,柳笙歌看着不断咳血的洛神,低声怒道。

“我他妈真的是欠你的。”

话落放下洛神,脱下衬衫团成团放在洛神的胸口,随后对着温暖怒道。

“别看着了!按着点她的伤口,不然这不等人来她就失血过多死了!”

失神的温暖回过神儿,穿着高跟鞋的她扔掉鞋子按在洛神的小腹,柳笙歌抱起洛神继续往海边跑,一边跑一边怒道。

“我他妈来这里是证明我柳笙歌也很厉害,不是过来善后做保姆的,韩谦!你使唤我使唤习惯了是不是?你等着啊!你等着一切都结束的,我绝对和你好好聊聊,温暖你一点常识都没有?一会你把她按死了!韩谦怎么喜欢你这个笨蛋呢?我的妈呀。”

话落看着咳血的洛神,怒道。

“你他妈的别骂我了,都这个时候你还骂我?你有病?等你活下来咱俩去紫禁城对喷,我他妈骂死你!现在给我闭嘴。”

洛神抓着柳笙歌的胳膊,低声道。

“杀··杀了··林··”

“杀你妈啊,闭嘴!在说话我给你找条公狗轮了你。”

柳笙歌坏么?

坏!

没见韩谦之前他就找来了杀手。

他这个好么?

不好。

但是你说柳太监不是男人,这话被韩谦听到,会敲掉这个人所有的牙,柳笙歌虽然身体有缺陷,但他是实打实的男人!一个韩谦比不上的男人!

把洛神放在皮划艇上,柳笙歌抓住准备回去找韩谦的温暖,抗在肩膀扔到了皮划艇上,怒道。

“划船!”

温暖看着船桨一动不动,柳笙歌气得整个人都不好了,他深吸了一口气,举起双手给温暖比划。

“你!在这里!等衙门口儿的人!我!去找韩谦和林纵横!你别跑!张胜利和冯伦都还活着!懂?点头!”

温暖点了点头。

柳笙歌在道。

“按着!她的!伤口!”

连比划带解释的,温暖终于回神儿了,脸上才出现了慌张的神色,转过身双手按着洛神的小腹,颤声道。

“你别死,你千万别死。”

六七搜船在海面上疾驰,其中一艘的速度领先其他所有船只,李金海手里拿着一把半自动步枪,秦耀祖双手握着方向盘,身后是三个医生。

李金海检查着步枪子弹,秦耀祖低吼道。

“看到人都他妈给我突突了!报告我来写,就说他们宁死不投!”

李金海咬牙点头,低声道。

“受伤的是洛神不是我家宝贝疙瘩?”

秦耀祖怒道。

“岛上是谁?是他妈的韩谦,你觉得你家宝贝能受伤?坐稳点!”

快艇再次提速。

岛上,冯伦已经被苏亮打晕了,用韩谦的话来说,没事打着玩呗,这个家伙太不抗揍了?苏亮想不明白,就这种废物怎么让滨海人都害怕他。

苏亮拍了拍冯伦的脸,淡淡道。

“知道为啥不杀你么?因为你给韩谦的帮助太多了,小冯伦啊!去监狱呆着吧,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挺适合你的。”

晕厥的冯伦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输的这么惨。

他连韩谦最后一面都没见到。

在小岛后面的悬崖,林纵横不跑了,转过身举起了双手,扔掉了手里的枪,笑道。

“韩谦,你怎么知道我会选择杀另外一个?”

韩谦扔掉手里的枪,脱下身上的西装和衬衫,冷声道。

“是个人就能想到,我选择洛神,伤温暖的心,然后你杀了洛神,两不得,对吧?”

林纵横脱下西装扔到了一边,解开衬衫的衣领,笑道。

“和你玩简直太有趣了,但是我们没有机会再见面了,今晚我会死,我们一起走吧,这样到了下面会有个伴儿。”

“你去追你爹,或许能追的上。”

两人同时迈出一步走向对方,他们的动作都很慢,步伐很慢,可就在两人近身的时候,他们的右臂肌肉同时绷紧,两个拳头砸在两张脸上,两人都担心对方后退,同时伸出左手抓住对方的头发,抬起右手又是一拳。

十分默契。

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,这也是韩谦最喜欢的战斗方式之一,两人互换二十余拳,同时后退,林纵横吐了一口唾沫,里面带着一颗牙齿。

韩谦摸了摸鼻子,不出意外鼻梁骨应该骨折了,韩谦抬起头看向林纵横,对他勾了勾手,林纵横哈哈大笑。

“韩谦,我很兴奋啊,你要带走洛神这句话会像是一根尖刺一样一直在温暖的心里,也是因为你的选择洛神会死,柳笙歌能救?他只是一个太监啊!”

话出,柳笙歌的身影出现,对着林纵横撇嘴道。

“我救不救不重要,你们俩继续,我看看热闹。”

话音落,柳笙歌盘腿坐在了地上,韩谦没搭理柳笙歌,冲向林纵横,挥起一拳砸在林纵横的侧脸,林纵横身子一栽,随后一拳砸向韩谦的侧脸。

韩谦的身材很好,柳笙歌的身材也很好。

只不过两人的战斗方式没有什么花哨,在韩谦抬起腿的时候,林纵横抱住韩谦的腿甩到了一边,距离悬崖不过三五米的距离,韩谦起身时,林纵横已经扑了过来,骑在韩谦的身上,一拳又是一拳,韩谦咬着牙,突然出手抓住林纵横的拳头,起身一记头槌。

林纵横被砸的迷迷糊糊,韩谦翻身把他骑在身边,一拳又是一拳。

两个不断在坚硬的岩石上翻滚,身上已经被磨的一片血肉模糊,柳笙歌侧身躺在不远处打着哈欠,这一点都不好看啊,还以为能有点武林高手的意思。

韩谦抓住林纵横的头发用力的砸在了坚硬的岩石上,林纵横不动了。

韩谦探身躺在地上仰头看着天空,不断大口喘息。

鼻梁骨肯定断了,门牙被打断了一节,身上肋骨应该也受伤了,韩谦深吸了口气,今晚肯定是个死局,他不会死,林纵横的计划就是让两个女人都离开他。

咬牙骂了一声‘他爹都不是人’,站起身捡起西装,走过柳笙歌的时候淡淡道。

“处理一下,我手指头断了。”

柳笙歌抬头看着韩谦,淡淡道。

“不杀了我?这个机会挺好。”

韩谦深吸了一口气,淡淡道。

“我还想问你,但是我估计咱们俩都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,你我不是林纵横,不屑玩这些阴的,等我痊愈,咱俩打一架,分生死的那种。”

柳笙歌站起身,长叹了一口气。

“你啊!打不过我的,你走吧,估计衙门口儿的人要来了,你真不亲手杀了他?”

“我不杀人。”

“所以脏活累活都给我?我欠你的?”

“我送你一个大大的么么哒,别絮叨了。”

“你最好去看看关军彪,他快要死了。”

韩谦拎着衣服拔腿就跑,柳笙歌走上前捡起地上的手枪,这时候林纵横睁开了眼睛,淡淡道。

“杀我?你和韩谦成了朋友?”

朋友这两个字说出口的时候,林纵横感觉很生涩,柳笙歌蹲在林纵横的身边笑道。

“不存在的,你我这种人不存在朋友这种东西,我和韩谦之间有一个我们都没说出口的交易,我为了我的家族,他为了他滨海的家人,一种很难形成的默契而已。”

“我知道了,动手吧。”

柳笙歌站起身,拿起手枪对准林纵横的双腿连开数枪,一声声闷响,鲜血犹如烟花在林纵横的双腿炸开,子弹打光,柳笙歌挥手把枪扔到了海里,随后捡起另一把枪,在准备开枪的时候,柳笙歌突然放弃了,挥手把枪扔到了海里,怒道。

“都死了,都他妈的死了,这个游戏太无趣了!”

林纵横望着夜空淡淡道。

“不杀我?仁慈?”

柳笙歌长叹了一口气。

“算不上惺惺相惜,你虽然做了这么多恶心的事情,可你毕竟做过我的对手啊,滨海曾经的太子爷,死在别人手里太耻辱了。”

柳笙歌转身离开,留下林纵横,他望着漫天繁星,泪眼在眼角滑落。

轻声呢喃。

错了么?

最新小说: 爱囚(H) 陶之夭夭 (母子) 丛林法则(破镜梗) 春日失控(校园,寄养,1V1) 今夜起 男人婆和娘娘腔 人渣反派洗白系统 A装O是要做校花的 刺客禁止谈恋爱 白月光他总以为自己是路人甲 我标记了一处地点 殿下他又A又美 逃不过将军的炙热 大佬媳妇是奇葩 成为反派,并向渣男挥剑 武道霸主 伯恩的身份(谍影重重) 烦恼人生 她的城 所以